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史话
三代御史皆为清官廉臣 一门忠良敢于为民做主
——华宁张氏名臣张海、张西铭、张凤翀事迹考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6-2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位于华宁县城的张家巷,明清时期张氏一族居住地。
位于华宁县城的张家巷,明清时期张氏一族居住地。

8
张凤翀斥责巡抚不察民情、乱派养马的做法。 本报美编 邓慧祥/图

明清时期临安府宁州张氏一门中,举人、诸生数十人,多人进士及第,名满滇中。其中张海、张西铭、张凤翀三人先后出任监察御史,他们清正廉洁,为百姓做了大量实事、好事,成了古代玉溪清官廉臣的好榜样。

宁州的管辖范围大致就是今天的华宁县。近日,记者来到了华宁县城张家巷,这里曾经是张氏家族明清时期的居住地。在极具古旧气息的巷道里,记者找到了张氏后人,聆听他们讲述祖先在浩瀚历史中的感人事迹。

张海:与名臣清官于谦站在一起

张海,生卒年不详,字克宽,他是张文彬第四子张瑶的长子。明宣德间以贡生任扬州推官,在任期间,能明断诉讼案件,深受百姓爱戴。

正统六年(1441年),张海升任广东道监察御史,奉旨巡视辽东军镇。他不畏权贵,公正检举官吏中的不法和失职行为,使文武官吏恪尽职责,边关宁息,朝廷没有东顾之忧。

正统十三年(1448年),他再次出任广东道监察御史,奉旨往福建清理官府积压的案件,正好遇到邓茂七领导的起义军围攻廷平(今南平)。当时,起义军攻陷了福建省的很多城镇,只有延平等少数几个地方还没有攻下。张海来到延平时,守城的官员有的退缩,有的逃跑,只留下张海镇定自若,指挥军民守城。两军对峙的时候,张海单人独骑来到义军的大营,与义军首领谈判,讲明了祸福、利害关系,第二天起义军撤退了。后来,朝廷派来官军进剿,起义军又围住了延平。张海再次指挥官民防守城池,并把官府的钱财分给一线的将士,激励士气,守住了延平城。最后,朝廷派出重兵,历时八个月,起义军才被镇压下去。

张海回京复命,正值“土木之变”,瓦剌军俘虏了明英宗朱祁镇,又兵临京城。张海去找兵部侍郎于谦商议对策,然后又同翰林院修撰商辂等人去见皇太后,反对迁都,在得到皇太后的同意后,众人一起拥立郕王朱祁钰为帝(史称明代宗),共同抗敌,保卫京城。

张海同于谦一样,正直无私,处大事而不乱,因而能为国家尽忠效力,这一点两个人很相似。只是在那个动乱的时代,忠臣最后的结局也很相似。

明代宗继位后,张海的功劳得到了朝廷的肯定,第二年就出任贵州按察使。当时,正值苗族起义,社会动荡。张海深入苗境,晓以大义,成功劝说苗人头领归附朝廷。

没过几年,明英宗复辟,于谦含冤遇害,张海也受到牵连,又有贵州按察司副史李叔义、御史杨贡诬陷他图谋不轨。明英宗震怒,下旨把张海下狱,并查抄了他的家。结果,家中只抄出了皇帝赏赐的财物,原封不动,此外并无余财。由于政治的原因,张海还是被不明不白地在贵州的狱中关押了两年。张海的妻子杨氏赴京为夫鸣冤,明英宗深受感动,替张海平反昭雪,下旨官复原职。圣旨还没有到达贵州,张海已经在狱中含恨离世了。

史志上这样评价张海:“不畏强御,孤行己志,是岂血气之勇,其为仕者之勇。”

张西铭:“八府巡按”为民申冤

张西铭是张海的第五子,字希载,号鹤轩。明成化十一年(1475年)进士,授江西抚州金溪县令。张西铭一到任,经过调查后,把当地居民中经常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恶徒带到县衙,当庭训诫他们说:“只要你们从今以后改恶从善,我就既往不咎,也不会让全县的人知道你们的恶名。如果你们胆敢再犯,我执法绝不徇私,到时候,你们可不要后悔。”后来抚州地区遇到了大饥荒,一些地方的饥民聚在一起抢劫度日,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而金溪县的老百姓相互劝诫:“我们就是饿死了,也不能辜负了张大人。”就这样,金溪全县平稳地度过了饥荒之年,没有发生过抢劫违法的事件。在金溪任职数年,张西铭从不谋取任何私利,深受百姓爱戴。当农家酿酒,出了好酒,他们总会称赞道:“这好酒清如我们的父母官一样!”

成化十九年(1483年),张西铭升任河南道监察御史。成化二十年(1484年),奉旨巡按辽东,上任后,他走遍了大小的军营,调查军队守备情况,整肃军纪,赏罚严明。接着又修复城池,疏浚护城河,武备为之一新。当时,北方的民族经常来犯边关,守军中一位将领是贵族出身,骄横跋扈,经常打败仗,巡抚也拿他没办法。张西铭深入详细地了解情况后,把他的罪状写成奏章,呈递给朝廷,最终成功地弹劾了这位不可一世的将领。

成化二十二年(1486年),张西铭以苏、松八府监察御史巡按江苏。到镇江时正值当地闹饥荒,他不等朝廷批准,马上命令地方官开仓赈灾,从而拯救了数以万计的灾民。事后,朝廷表彰他为“能臣”。在任期间,张西铭替民做主,为民申冤。当时,常熟县居民钱原六被控图谋不轨,朝廷派锦衣卫秘密逮捕他。张西铭在深入调查核实之后力保钱原六,坚称他是被陷害的。这个案件后经朝廷多次审讯,确实没有真凭实证证明钱原六有谋反之罪,钱原六和他的家人这才得以免除了死罪。

弘治四年(1491年),张西铭调任湖广道监察御史,朝廷以“学行兼优”表彰他,皇帝钦点他为“京畿提学御史”。他治学严谨有方,并能“申严条教,以身率人”。

有一年,张西铭在酷暑天气中到地方上巡视,积劳成疾,卒于任上,时年五十三岁。朝廷为了表彰他的功绩,恩赐归葬,入乡贤祠。

后人这样评价他的一生:“当官不以喜怒施赏罚,为御史识大体,务存忠厚,多掩护人之小过。”

张凤翀:获赠“万民伞”,上绣“父母官”

张凤翀,生卒年不详,字文彩,号岐山。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考中进士,之后出任皖南旌德知县,到任一年就遇到了一件棘手的事。

早在嘉靖四年,安徽高淳和宣城两县,曾为派养军马问题闹起一场大纠纷。当时安徽巡抚吴廷举,用重刑镇压,平息了风波,问题却没得到彻底解决。为了转移矛盾,吴延举奏准朝廷,硬把饲养军马的任务强加到旌德县百姓的头上。旌德百姓理所当然要强烈反对,并请张凤翀为民做主。张凤翀深入民间察访,看到旌德地形多是崇山峻岭,根本没有养马条件,又了解到旌德百姓历来深受沉重的赋税、徭役之苦,若再加派养马,就无法生活下去,必然四处逃亡,流离失所。于是,他决心为民上书朝廷,写下了《奏旌德免养马疏》,细说旌德不具备养马条件,痛陈百姓的疾苦,直斥巡抚不察民情、乱派马匹的做法。他派人将奏疏专程送往京城,自己却穿上囚衣直接到巡抚衙门“伏罪”,以示决心。

巡抚吴廷举为维护自己的尊严,不但不答应免除养马,反而厉声斥责张凤翀违抗王命。张凤翀昂首挺胸,瞠目以对,反驳他说:“为官者,让黎民百姓休养生息,乐守乡土,乃应尽之天职。大人借朝廷之名,逼迫百姓养马,使民惶惶不可终日,终有思变之心,酿成祸乱,这是谁在违抗王命?”巡抚理屈词穷,却还是要将张凤翀治罪。幸亏,嘉靖皇帝闻奏后,权衡利弊,下旨免除旌德养马,张凤翀才得以免除牢狱之灾。

从旌德离任,张凤翀随身只带了衣、鞋等日常生活用品,足以显示他的清廉。百姓赠他“万民伞”一把,上绣“父母官”字样。

嘉靖五年(1526年),张凤翀调任丹阳知县。光绪《丹阳县志》有“公明节俭,爱民如子,重建县堂,更新学宫,百姓颂之”的记载。嘉靖八年(1529年)升广东道监察御史,奉旨踏勘南京各地草场。他亲自丈量草场面积;对依仗权势霸占或盗卖草场土地者从严处罚;把清理出来的土地还给农民耕种,并酌情免除税赋。上百年的积弊就这样被革除了。

后来,他因官场黑暗,辞官归隐,时年只有四十多岁。(记者 李艾丽 文/图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