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玉溪文化
粒粒皆辛苦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12-22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吃晌午。唐代李绅“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悯农》诗,是对生活在哀牢山哈尼族农耕稻作过程的生动写照。
吃晌午。唐代李绅“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悯农》诗,是对生活在哀牢山哈尼族农耕稻作过程的生动写照。

农具。哈尼人的农耕稻作就是靠使用这些农具实现的。人们总是根据不同的生态环境条件选择生存方式和与之配套的生产工具,看似简单的农具,无不体现了哈尼人的聪明智慧和非凡创造力。
农具。哈尼人的农耕稻作就是靠使用这些农具实现的。人们总是根据不同的生态环境条件选择生存方式和与之配套的生产工具,看似简单的农具,无不体现了哈尼人的聪明智慧和非凡创造力。

抬埂子。这是男人的活计,是体力活和技术活的统一,只有把田埂抬好垒坚实了,才能关住水。抬埂子使用的板锄是专门设计打制的。
抬埂子。这是男人的活计,是体力活和技术活的统一,只有把田埂抬好垒坚实了,才能关住水。抬埂子使用的板锄是专门设计打制的。

育秧苗。秧苗的长势好与否,是决定产量高低的重要因素。对谷种要精挑细选,对秧田要精耕细作,撒下谷种后还要撒上一层厚厚的农家肥,以确保秧苗长势良好。
育秧苗。秧苗的长势好与否,是决定产量高低的重要因素。对谷种要精挑细选,对秧田要精耕细作,撒下谷种后还要撒上一层厚厚的农家肥,以确保秧苗长势良好。

犁田。“谷倒田翻身”,从田埂处开始,由外至内一路路依次进行,每一寸泥土都要犁了翻过来,决不允许漏犁而覆盖。在民间对犁田者要求很高,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担犁田工作。
犁田。“谷倒田翻身”,从田埂处开始,由外至内一路路依次进行,每一寸泥土都要犁了翻过来,决不允许漏犁而覆盖。在民间对犁田者要求很高,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担犁田工作。

挖田。如今养耕牛的人家越来越少,没有牛的人家就只能靠人力挖田了。
挖田。如今养耕牛的人家越来越少,没有牛的人家就只能靠人力挖田了。

撒化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为减轻劳动强度,如今耕种梯田不再有人大量使用有机肥,而普遍改用复合肥料了。
撒化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为减轻劳动强度,如今耕种梯田不再有人大量使用有机肥,而普遍改用复合肥料了。

栽秧。看似手上活计,其实不然,需要相当的耐力。哈尼族地区,一直延续着人工的插秧方式。一天下来,腰酸背痛,累得只想喝一碗米汤了。
栽秧。看似手上活计,其实不然,需要相当的耐力。哈尼族地区,一直延续着人工的插秧方式。一天下来,腰酸背痛,累得只想喝一碗米汤了。

祭谷神。每年秋收时节都要到田间进行祭谷神活动,祈求“一年庄稼收九仓,一仓粮食吃九年,吃去一碗回九碗”。
祭谷神。每年秋收时节都要到田间进行祭谷神活动,祈求“一年庄稼收九仓,一仓粮食吃九年,吃去一碗回九碗”。

打谷子。同全国的农村一样,哈尼族地区的男人们多数都出去打工了,打谷子的重体力活也只能有妇女们承担下来。
打谷子。同全国的农村一样,哈尼族地区的男人们多数都出去打工了,打谷子的重体力活也只能有妇女们承担下来。

哺乳。在哈尼族地区的农村没有请保姆带孩子的说法,背着孩子从事各种生产劳动是平常事。
哺乳。在哈尼族地区的农村没有请保姆带孩子的说法,背着孩子从事各种生产劳动是平常事。


背谷子。人背马驮背是哈尼族地区的最普遍传统运输方式,在坡陡路窄马去不了的地方,就只能靠人背运了。


颗粒归仓。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

  近五六年来,我的采访拍摄一直坚持在哈尼族地区,进村入户,田间地头,俯下身子,倾情拍摄了大量哈尼族劳动耕作的画面,用平实的视觉语言,记录哀牢山地区梯田的农耕稻作文化。

我的祖父辈都生活在哀牢山农村,栽田种地是本分。我18岁离开故土,谋生他乡,远离了熟悉的田园村庄,远离了我曾经历过的农事农活。然而,我10岁就不同程度地参加农村的各种生产劳动,对“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诗句感同身受。

“民生在勤,勤则不匮。”一部人类的文明史就是一部劳动史,劳动是财富的源泉,也是幸福的源泉,人间的一切美好,只有通过勤奋劳动才能创造,生命的一切成就辉煌,只有通过诚实劳动才能铸就,这是绝对真理。世界文化遗产的哈尼梯田,分布在哀牢山地形复杂、地势陡峭、沟壑纵深的高寒冷凉山区,多属深切中山地类结构地貌,由于长期受红河、把边江、澜沧江三大水系的侵蚀切割,形成峰顶谷底海拔高差很大,耕种者的劳作都是在“地险山越峻,天平岭子雄,层云霾峭壁,绝漳倒悬峰”的层层梯田间,十分艰辛劳累。

坚韧不拔的男人们犁田、耙田、抬埂子、挖倒埂,一锄一犁,一耕一种,光着臂膀躬身前行,酣畅淋漓、汗流浃背,尽情地表达着对梯田的敬重、对劳动的赞美;吃苦耐劳的女人们看似柔弱的脊背比山梁子还坚韧,一个背篓、一床蓑衣、一把锄头、一把砍刀,扛起了山寨与家庭的财富与希望。他们披星戴月,起早摸黑,迎着日出劳作,背着月亮回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怨无悔,豁达从容,成就了哈尼人所有梦想。

强烈的忧患意识驱使着我,对古老的梯田农耕稻作文化进行抢救性拍摄。在我经常出入的金平县阿得博乡,从表面形式上看,从春耕到秋收,除了近两年来由政府出资修通生产道路,使用汽车、摩托车代替部分人背马驮的运输方式外,还没有其他机械化的介入,无论生产工具、劳作方式、管理程序都没有发生大的变化,挖田、犁田、耙田、抬埂子、夺埂头、耪埂脚、撒谷种、育秧苗、拔秧、栽秧、薅秧、砍埂草、打谷子、背谷子、晒谷子等一系列稻作生产过程,都还保持着传统。但是,在深入调研后发现,许多东西在悄悄变化,一些传统的农耕稻作文化正在快速消亡。

首先,梯田面积日益减少。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部分梯田不再种植水稻,改种蔬菜、花卉、三七、板蓝根等经济作物,对农民来说就是什么赚钱种什么。大量年轻人外出打工,农村劳动力锐减,不少人家的梯田长期荒芜无人管理,加上搞规划建设,大量占用农田。其次,生产条件不断改善,传统的稻作农耕方式正在改变,随着生产道路的修通使用,拖拉机耕田,汽车、摩托车拉运化肥、谷物等越来越广泛。犁田、耙田不再使用牛,运输物资不再使用马,牛马作用不再突出,为栽田种地而饲养牛马的人家寥寥无几,随之与牛马相关的犁、耙、马鞍、马架子等传统生产工具逐渐淡出人们视野,成为一种记忆,承载梯田稻作农耕文化的物质载体正在消失。第三,农民生产、生活方式的改变,对梯田的依赖性正在日益弱化。

纵观历史,从春秋战国到近代,两千多年来,哀牢山地区梯田农耕稻作构成了哈尼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它规范着哈尼族文化的构架和特质,并衍射到文化事象的方方面面。哈尼族的饮食、家居、服饰、婚恋、生育、娱乐、丧葬、宗教祭祀、文学艺术等等,无不围绕梯田展开。但是,历史发展到今天的互联网时代,农耕民族对先进生产、生活方式的吸纳与运用,尤其是随着农村城镇化的推进,哈尼族不再单纯依靠耕种梯田来获取物质所需,他们少种甚至不种梯田也照样有饭吃有衣穿,衣食住行较之过去发生质的变化,这种变化不可抗拒,哈尼族传统文化的演变与消亡在所难免。

哈尼族本来就没有自己的文字,文化的传承除了实物,就是靠口传心授,如果以物质状态呈现的梯田文化都不复存在了,那么非物质状态部分的传统文化将加速消亡。正如冯骥才所言,“只有在田野里,在大地山川中,才能知道我们的文化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有这些形而下的工作才能让我们掌握第一手材料,但是我们还要加以总结、研究、思辨,需要形而上的大文化的研究和思考,只有进入这个层面才能跟时代和国家的命运结合在一起”。

这就是我坚持创作《粒粒皆辛苦》这个专题的初衷和原动力。(官朝弼  文/图)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