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掌故传说
“老阎王海”的传奇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2-06-20   进入社区    来源:   点击: ]

□  彭嘉

  话说清朝光绪年间,海河依旧,江山未改。那光绪帝来到御花园中,欲以赏花观鱼儿解闷。时置盛夏,天高云淡,气候暑热。忽一阵凉风吹来,光绪顿觉浑身畏寒,胸闷腹胀,肢酸腿软。太监见状,忙将皇帝扶到那避风处的“福寿轩”亭内坐定后,便道:“吾皇勿忧!我有一法,可保万岁龙体即日转安。南滇之地,有一种树果,美誉曰‘千果之王’,俗称栗子,南人叫大栗子、板栗。此果味甘香甜,为药可列上品,能益气、厚胃、补肾、活血呢。”接着又道:“万岁可下旨差人急切寻些来,一用便知!小的绝不妄言。”皇上闻言大喜,便说:“那,何人前去最妥?”太监说:“就差‘南快腿’去最好。他有一身绝技,又熟南疆滇地,不会有误的,请万岁放心!”德宗甚喜,准其主意。

  再说那“南快腿”,身为京中命差,最擅步行,飞山跨岭,越田追兔,不在话下。当日领了圣命,立刻捆束停当,即出了京门,径直往南而下。他水路快船,旱路骏马,日夜兼程,不几日便到了滇都府。待传过圣命,就问:“何处栗子品优质佳?”府都忙答:“滇中新兴州也!再详的,大人可去问现袭第九代土州判王清心便知。”南快腿闻言,便索了张地方图,只嫌胯下马慢,干脆弃了坐骑,徒步飞奔起来。

  日头偏西,天色渐暮。话说南快腿下了刺桐关,擦身北城、州城而过,翻过哨坡,转眼间到了古城县地界,朝前一望:只见远处有一山,形似卧虎。山上,树叶“刷啦啦”地被风刮响着,随风飘来一阵阵桃香梨香味。山下,但见白茫茫的一片,因天光将暮,一时看不清是什么物件……

  也是活该南快腿要出点儿事。这时的南快腿,早已奔走得又乏又饥了,禁不住被老虎山(现研和村旁的史家大山)上这桃香、女色、歌儿诱得口中直冒涎水。再说,也该就便问个下宿之处了。于是,便照直朝老虎山飞奔过去……可万没想到,眼看就跑到山脚了,却“扑通!”一声失足跌入水中。原来,他先前看到山脚下这白茫茫的东西,竟是一片海水。南快腿在陆地上可算得是个真“飞侠”,但在水里却不行,只会个“狗刨”,三刨两刨便觉双脚被水底什么东西拽住。他急得只喊出一声“救命”,就只剩了大口大口吃水的份——沉入这千年不外流的老阎王海坝塘深处去了。

  东山土州判(民国改称土司)王清心(字物之,第八代土司王飞本的次子)一闻此讯,立即命人开坝放水,赶快打捞这位清廷差官!人们站在研和街“上帝庙”前,伸头朝北看去,只见那坝高6米、蓄水80万立方米的老阎王海,哗哗地往外放着水……一直放了整整三天,大片大片的田地里都泡满了水,可那坝塘中的水,还是没法放完。这位大飞侠的尸身,也就只好永远地留在这老阎王海中了。

  南快腿所带圣旨没有传到,东山土州判王清心当然也不会知道,他,竟是光绪皇帝特命专程来云南滇中玉溪取栗子的京差呢!

  已过去数日,府都不见南快腿回返,便差人前来研和东山追询,方知京差已落水身亡,便要治王某死罪,唬得王清心忙不迭地跪地磕头求饶,并述明自己并不知原委。来人见他确实不知,俗话说,不知者不为罪;又谅其父飞本原是朝廷的花翎五品官,也算是位皇上的有功之臣,方予宽恕。即令他戴罪补过,火速备齐上好的鲜摘板栗,选其果大、实满、皮亮、溢香者,大凡五十担,快马加鞭急送京城!

  自从南快腿丧命,后裕乡(现研和镇)这个老阎王海,便因此闻名于整个新兴州(现玉溪市)了。往后,此坝塘中,每有小儿因顽皮戏水或失足落水者,也多无生还的,更是人人惧怕之。再往后,已换了一朝又一朝了,提起老阎王海,人们仍会不寒而栗。

  时至1952年,在新中国政府的号召和水利局的鼎力帮助下,老阎王海坝塘才彻底重修。完工后得以利用:能灌良田2500亩;库中水质好、鱼肥壮;更名为——“翻身塘”。这是后话,不及细表。

  各位看官,长话短说,到此按下。常言说得好,凡事信则有,不信则无。这正是(吾诗曰):

  千古阎罗难复显,一泓乡水在人间。

  借问瘟君欲何往?惟惧五区奔小康!

  (后裕乡、五区均为研和镇旧称)

  编辑:刘燕

编辑: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