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掌故传说
古老的彝文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0-05-01   进入社区    来源:   点击: ]

    一个缠着黑布大盘头,身穿肥大的枉襟衣和八方裤,披着宽绰的瓦尔察,体格健壮而目光犀利的人,毅然离开了温暖的家室和优裕的生活,隐居到马龙山的崖谷中。他雄心勃勃,要在超然于世中,为自己的民族做一番大事业。终于,经过三年的磨砺,汇集了流行于彝族各支系的文字,作了比较和规范,写了一本类似五言诗歌又类似字典的《韪书》,规范了一千八百四十一个彝族文字。他就是汉文文献和彝文典籍中记载的传奇人物——唐代杰出的彝文规范整理者——云南马龙县人阿轲。汉文文献记载他的这次规范活动说:“阿轲唐时纳垢酋,居崖谷,撰彝字,字如蝌蚪,三年始成,字母一千八百四十有奇,号臼韪书”。彝文文献也记载说:“阿腊偌能偌,轲夫子苏处。”有人将轲夫子诡传为孔夫子,其实这是彝文典籍常采用的撤词谐音的表现手法,必须将两句的第一个字连起来理解,意思是“阿轲赤子撰彝字。”事实上,在阿轲之前,彝文早已产生并使用很长的历史时代了,井且先前也有人规范过。阿轲,不过是在彝文的规范活动中,作出过杰出贡献的人物罢了。

    这种古老的彝文,彝族自称为“牛荃书”。汉文文献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称之为“爨文”、“韪书”、“罗罗文”或“倮文”。学术界有人从汉代《东观记》所载白狼语诗歌四章的研究中,认为西汉时期的白狼文是彝文的前身。事实上,彝文的产生应比这个历史时代更早。随着出土文物的发掘,学术界又有人认为,在半坡出土的早于殷墟甲骨文数千年的古老文字,是彝文的前身。

    彝文是一种“文字左翻倒念,亦有象形会意诸文”的表音音缀文字。单字没有固定的函意,也没有如汉字里的词的概念,只有音的概念,不能缀词成文,而是缀音成文。只有当它用音来组合语言的时候,才赋予了具体的涵意。因此,同音可以同字,同意或相近音的字都可以通用。正因为如此,只有当懂得古今彝语变迁情况的时候方能看懂。

    彝文典籍,大多是用五言韵文写成,都是一些可在歌场、舞场、祭祀场上吟唱的流韵顺口的诗歌和韵文。它虽然没有唐五言诗那样严格的平仄规律,但却有着较为严格的韵律。通常见的是尾韵、首尾韵(顶真)和谐音韵(包括借字谐音和缀词谐音),这盖是由于尾的唱(读)起来上口,首尾韵和谐音韵唱〔读)起来好记的缘故。

    作为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的彝族,由于居住分散,支系繁多,语言殊异,有六大方言群,二十五种方言和若干次方言次土语,固此在历史的发展中,文字的发展也出现了参差不齐的情况。滇南、滇东北及川南大都沿用原来的老彝字,贵州水西一带的彝文则发展到一万多字,由表音音缀文字渐次向表意音缀文字发展,已经出现了一些固定的单词并渐可缀词成文。但是各地的彝文,其基础老彝字仍然是统一通行的,这反映了一个民族旺盛的内聚力。

    在彝族的历史发展中,曾经形成过卷帙浩繁的彝文典籍。这些典籍记录和保存了有关本民族哲学、历史、文学、数学、天文、医药、农枝、工艺、札俗、宗教、谱牒等方面的情况,记载着彝族人民的聪明才智,引起了学术界的普遍重视。

    具有德国式思辩精神的西方学者对彝文及彝文化的研究,要早于国内学者。彝文化属于古羌戎伏羲文化,也就是古代从我国西北部过来的氏羌文化。伏羲原来就是氏羌人。上海复旦大学著名文化思想史学家蔡尚思教授对此有过论述,叫做《中华民族的血统与文化》。远古时氏羌是一个大民族(或族群),从西北向沿海迁徙中,被居住在沿海的耕作先进的少数民族汉族同化,反而白已变成了少数民族,汉族却成了大民族。氏羌文化是中华民族重要的文明源头,保存在汉文化里,同样也保存在彝文化里,西方学者清楚这一点。1700年,法国传教士鲍威特在北京搜集到了宋代哲学家邵雍所解的《伏羲六十四卦次序图》和《伏羲六十卦方位图》,即寄给了当时德国的大数学家莱布尼兹,正在研究二进制的莱布尼兹从八卦图的二元算术中受到启发,完成和确立了二进制。原来六十四卦次序图和方位图中所揭示的二元算术。是把所有的数字简单化为没有和有,即0和l,是讲1到63的二进制。1703年,莱布尼兹在德国皇家学术研究年会上报告二进制说,他只用0和1,演算一切,他的二进制是向东方夷族学的,井论伏羲八卦图所使用数字的意义。当时二进制没有推广使用到现在却成为了电脑编制程序的手段,成了第四次产业革命的源头。1907年,法国学者亨利•科尔迪埃在他所主持的《通报》第二集第八卷第五册中,发表了他的研究论文《倮倮的现实形态问题》,介绍了彝族文化及外国人对彝族文化的研究。传教士保禄•维亚尔,在路南县彝族地区长期传教的过程中,曾经学会了彝语井掌握了彝文,铸造彝文铅字,编印彝文字典。他在收集了不少彝文典籍的基础上,于1898年在巴黎出版了由他翻译的用彝法两种文字对照的彝文典籍《宇宙流源》,1909年正式出版了由他编纂的《法倮字典》,为外人研究彝族文化提供了方便。

    国内学者对彝文典籍和彝族文化的研究,是从杭战时期开始的。当时祖国北土沦陷,大批学者康集西南。他们怀着极大的爱国热情,或为宜传抗日,唤起民众;或为了调查资源,了解民俗,走向各山脉纵谷区的祟山峻岭之中的彝族住区。他们在那里接触了古老丰富的彝族文化,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彝族文字和用彝文书写的典籍。他们与当地的彝族知识分子毕摩相配合,从语言学、文字学、民族学等角度,对彝文进行研究。有的对彝文典籍进行认真的整理,撰写了一些有分量有灼见的论文,如著名的彝文学者杨成志、丁文江、罗文(彝族)、马学良、柯象峰等;有的则把数以千计的彝文典格带回内地展览,并把它珍藏于各大图书馆,向国内学术界介绍彝族文字、文化及其典籍。建国后,随着党的民族政策的贯彻实施,以及本民族知识份子队伍的成长,彝文研究义开创了新生面。四川、贵州、云南、广西相继成立彝文编译局、翻译组、彝族文化研究所等《西南彝志》等一大批彝文古籍正在陆续翻译出来,为深入进行彝族文化的科研提供了条件。全国的一些民族院校和有的彝族聚居区,还开设了彝文古籍系或进行规范彝文教学,为彝文及彝族文化研究奠定了新的基础。(作者:聂鲁)

来源:哀牢山

编辑:宋礼春

编辑: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