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掌故传说
澄江府城的城门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11-21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点击: ]

□ 詹剑波 谢志舟

澄江府城始建于公元1570年(明隆庆四年)。与滇省其他地方的城池不同,它是一座完全在人为规划基础上营造的城市,明代云南十九府,大部分于洪武年间筑城,澄江府至隆庆年间从金莲山脚始迁于舞凤山麓,其城池规模、城墙高厚、人口繁富和工商业发达等方面比之于云南、大理、曲靖、临安、永昌诸府自然略逊一筹。但因为它完全根据人工设计的蓝图营建,更完整地体现了沿袭三千多年的中国城市营建理念和审美要求。

澄江府城的镇山舞凤山,因形似一只振翼南飞的凤凰而得名,凤凰历来是祥瑞的象征,舞凤山不仅形似飞翔的凤凰,而且它的土质间杂红紫二色,更显出一种金紫辉煌的神秘尊荣。凤凰的左右两翼又像九朵含苞欲绽的莲花,所以澄江十景中有“九苞凤城”一景;又府城以北正街为轴线,分为东西两个部分,形如一本展开的书籍,人们置身高处,可以看到金紫腾光的凤凰,它的喙部刚好衔着这本方正的书,故又称为“丹凤衔书”。这个美誉不仅是自然地理方面的比喻,它还有更深层次的文明记忆。先秦时期的《吕氏春秋·应同》说:“凡帝王之将兴也,天必先见祥乎下民……,及文王之时,天先见火赤鸟衔丹书,集于周社。”这里的火赤鸟就是凤凰,“丹凤衔书”的出现,是社会转向政治清明、人民生活美好的吉祥征兆。

澄江府城大体上呈圆角正方形,周长五里三分,城墙高一丈九尺,厚一丈五尺,城墙上建有垛口181个、炮楼30座,雉堞严整。东南西北各建一门,四座城门的摆布非常独特。如果以县城的中轴线北正街和南横街(即今人民路)画个坐标,我们就会发现,澄江城的四道城门除北边仪凤门居正北外,其他几道城门偏离正向,澄波门在南面偏东,拥晖门在东面偏北,揽秀门在西面偏南。这样有意的设计,就风水而言,是为了藏气。四门的布局不在一条线上,在转折中体现出的是含蓄内敛,在不对称中又体现一种不平衡的灵动。

四门的取名不仅精当典雅,而且意蕴深厚,既有各门所对应的山水形胜,又蕴含着浓郁的文化意向。东名“拥晖”,取拥纳朝晖、迎日勃兴之意;北为“仪凤”,因门对北面舞凤山,古有“箫韶九成,凤皇来仪”,寓凤凰护佑的吉瑞之象;西名“揽秀”,登上门楼,西面点苍山,逶迤嵯峨,群峰叠翠,十里秀色,揽入怀抱;南为“澄波”,因南挹抚仙湖万顷湖光山色,得澄波滋润之意。四门题额都由当时的云南巡抚邹应龙题书。擘窠大字,镌于石匾,字体圆润雍容,颇显大家气派。四城门前原各建有牌坊一道,东门前一道名“东来紫气”,古人以紫气为贵,寓意迎东杲而纳瑞祥的征兆。西门前一道名“爽气西来”,清风爽气,自西南而来,涤荡污浊,清心怡神。南门前一道名“解愠阜财”,“解愠”即消除怨怒,“阜财”即厚积财物。“解愠阜财”出自《孔子家语·辩乐解》﹕“昔者舜弹五弦之琴,造《南风》之诗,其诗曰﹕‘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后因以“阜财解愠”为民安物阜,天下大治之典。北门前一道名“北门锁钥”,“锁钥”比喻成事的关键所在和军事上相当重要的地方,因北门正对府城镇山舞凤山,又是出府达省的关口,以此命名,十分恰当。

四门规模以南门最为宏伟壮观,城楼为三开间重檐门楼。除四个城楼外,还模仿北京内城,在城墙的东北、西北、西南、东南四角建有角楼各一座,城内街道五横四纵、笔直整齐,几条主要大街宽度7至8米。城内各种市政设施完备,如墩台、铺舍、水洞、沟道等,一应俱全,又由官府开凿公共水井数眼,其分布从城东南往西、往北,再折往西南,略成北斗七星之状,称为“七星井”。城墙东南角矗立着一座钟楼,楼高三层,每天撞钟报时,钟声悠扬连绵,达于远近。城墙之外有护城河环绕,河宽一丈五尺(4.6米),深一丈(约合3.33米),清同治年间曾拓宽至三丈余(约合10米)。民国《新纂云南通志》就说:“近省城垣,以澄江最完整。”民国时期,在四城门前的护城河桥上各建碉堡一座,形成瓮城,城墙四角原角楼之处改建为四个碉堡。

澄江府城城墙墙体为夯土,墙基由砂石条垒砌,外包城砖,城门主要建筑材料以土木瓦石为主,牌坊材料有木质、石质、砖质三种;城内街道中间为条石支砌,两边为卵石,街边再以条石收边。

时代变迁,1953年,澄江城的城墙和城门随即被陆续拆除。

编辑:李奕颖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