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人文 >> 掌故传说
界鱼石诗碑:暗藏一位名臣一段历史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20-06-08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日报 ]

海门公园内的界鱼石
海门公园内的界鱼石

《题界鱼石》诗碑
《题界鱼石》诗碑

在江川区,有一座远近闻名的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自2019年以来,这座博物馆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了大规模的历代碑刻文物资源调查、拓印工作。在已调查的400余块历代碑刻中,位于海门公园内的《题界鱼石》诗碑,以其丰富的人文历史价值,成为江川区历代碑刻中极具代表性的古代碑刻之一。

近日,记者慕名走进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走进碑刻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和丰富的历史文化宝库。

明代遗留的诗碑

江川区江城镇海门村临湖靠山,位于星云湖出水口处,不仅风光秀美,还拥有深厚的人文历史底蕴,入选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两湖相交,鱼不往来,止于‘界鱼石’”的自然景观就位于海门村。

当地的海门公园内矗立着一块石碑,上书“题界鱼石”字样,石碑为青石材质,高约2米左右,题字为楷书,字迹遒劲有力。碑上题诗是一首七律:“星云日向抚仙流,独禁鱼虾不共游。岂是长江限天堑,居然尺水割鸿沟。燎原已扑殃池焰,解网应消在沼忧。分付鲛人传鲤信,河清从此得相投。”落款为“勾章姜思睿”。并附有小序云:“田句町抚定普事,还度海门桥,见界鱼石作诗以合其成。”

聊及此碑,云南李家山青铜器博物馆馆长李红成说:“《题界鱼石》诗碑为明代所制。明朝,沐英平滇后留下了很多军士驻守当地,而随着汉族大规模移民进入玉溪后,江川在明代后期,汉族才逐渐多了起来。因此,在江川明代遗留的石碑很少,《题界鱼石》诗碑就是为数不多的一块。而现有的江川史志文献,所记述的大多是清代以来的内容,涉及明代的很少。这块诗碑,有助于我们了解江川更早时期的人文历史。”

姜思睿是何人

《题界鱼石》诗碑落款是“勾章姜思睿”。翻阅文献得知,“勾章”为古地名,今浙江慈溪一带,在历史上被称为勾章城,从春秋时建城,到唐初的上千年时间里,浙江慈溪一带都在其管辖范围内。而姜思睿恰好就是浙江慈溪人。因此,“勾章”指代的应该是姜思睿的籍贯。

据了解,姜思睿,字颛愚,明天启五年(1625年)考中进士,授“行人”一职,掌管征聘贤才、奉旨吊祭、奖励官员等事务。明崇祯三年(1630年)姜思睿升任御史。一上任,他便陈天下“五大弊”,惹怒了崇祯皇帝,在朝中无法立足。崇祯五年(1632年),姜思睿出任巡按御史来到云南,平定了当时临安府阿迷州(今开远)的“普名声之乱”。因此,在《题界鱼石》诗碑的小序中,出现了“抚定普事”的字样。而这,正是此块诗碑重要的史料价值所在。那么,“田句町”一词又代表什么意思呢?

李红成继续说道:“‘田句町’国在春秋战国时候就有了,明末清初著名史地学家顾炎武所著的《肇域志》中这样记载:鄯阐国滇池,昆弥国大理也,田句町国临安也,牂牁国乌蒙也。”

结合历史背景和对碑文的解读,《题界鱼石》诗碑的小序部分大致说的是,姜思睿在出任巡按御史来到云南后,平定了临安府阿迷州(今开远)土官普名声的叛乱,在回程的路上经过江川海门桥,见到界鱼石,参观完“两湖相交,鱼不往来”的自然景观后,有感而发,作诗一首。这就是这首诗的由来。

历史与传说

通读姜思睿所作的这首七律,感觉尾联“分付鲛人传鲤信,河清从此得相投”似有所指。

在海门公园内,还可以找到一块石碑,名叫《界鱼记》碑。这是江川当地人周恒兆写的,于1918年立的一块碑,碑上记载着界鱼石的幽邃风景和种种传说。

碑上写道:“访闻,是处龙君与洞庭龙君有姻旧。明季举人张某,北上应试,下第归,路过洞庭,适一少妇欢迎来前,出书二函,钗一股,敛衽拜曰:烦先生带至云南海门桥界鱼石确交,幸勿遗泄,终当壁谢……”大致内容讲的是,古时海门的龙王与洞庭湖的龙王是亲戚。明代有位张姓举人北上考试,回来的时候,在洞庭湖遇见一个少妇,受少妇之托,将信件带到了海门桥,住阮姓客栈。最后在一位小童的带领下,进入海门龙宫的故事。

据了解,这个故事在民国时候便广为流传。而对照姜思睿所作七律尾联“分付鲛人传鲤信,河清从此得相投”,似乎与这个故事有着某种关联。或许,当时的姜思睿在参观界鱼石时,听到了这个传说故事,并将它写到了诗中。

姜思睿在云南做了很多好事,除了治理抚仙湖、星云湖的水患外,明崇祯七年(1634年),他还主持将江川屡遭水患的县城从龙街迁到了江城。李红成认为,诗碑在云南的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从碑文中,不仅可以解读出江川的人文历史,透过姜思睿这位名臣的事迹,还能了解古代江川星云湖治理、县城搬迁等方面的历史,对地方历史文化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记者  顾世丹  文/图 )

编辑:刘玉霞
分享到:
相关链接
下载玉溪+客户端
关注玉溪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