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社会
大觉寺:包罗旧时市井生活的明代古刹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10-1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大觉寺”金字大匾
“大觉寺”金字大匾

大营街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据说,在南北街和兴福街交界处曾有一座古寺,当地人称它为大觉寺。大觉寺门头上的匾额为清代书法名家、峨山人周于礼所题,20世纪50年代,寺院不幸毁于大火。大觉寺建于明代,古老雄伟,蕴含了大营街数百年的人文记忆,寺院被毁多年后,人们仍对它念念不忘。

近日,记者追寻历史记忆,来到大营街街道大觉寺原址,寻访见证人,希望为读者再现已经淡出人们视线的大觉寺。

大营街旧时规模最大的建筑

大觉寺大门楹联
大觉寺大门楹联

在大营街汇溪公园旁有一座观音阁,它的旁边便是南北街。沿着南北街前行,在与兴福街交界处有一棵大树,树旁有一家在当地颇为有名的烤鸭店。和以前热闹的街市不同,这里正在进行着一项改建工程,周围除散落的土石外,行人罕至。

记者几经打听,得知旧时的大觉寺原址就在烤鸭店后。步入原址,这里只有少许的杂草和几株大树。环视四周,也只有土石成堆的工地。

正午,上点年纪的当地老人总爱聚集在汇溪公园唱唱花灯。在花灯悠扬的乐曲中,与老人们聊起大觉寺,一位老人告诉记者:“听老一辈人说,大觉寺是明代所建,建了30多年才建成,建好的大觉寺有玉皇阁、三教楼、财神殿等,是当时大营街规模最大的建筑群。它坐南向北,门头上还挂有写着‘大觉寺’的金字大匾。不过,在1959年,大觉寺被大火烧毁了。”

在老人们的描述中,记者得知大觉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清虚阁”。而据当地相关文献记述,大觉寺为本地善士任大延在明万历十一年(1583年)倡建,历时33年,于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竣工。竣工后,新兴州知州柳芳阳曾为它撰写了《大营街清虚阁碑记》,此后,又相继增建了罗汉殿、雷神殿等建筑。到清初时,大觉寺建筑群已颇具规模,并以“一进四层三天井”为建筑格局,成为当地最有名的地标建筑。

“记得老人说过,古时的大觉寺所在之地是大营街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教育中心,也是集市贸易中心,商贾云集,热闹非凡。而当时大营街的街道布局、民宅的建盖,以及护镇的围墙、壕沟等,都是以大觉寺为中心。以至于大觉寺所在的那条街,被人们称为‘中心街’。民国年间,听说大觉寺的雷神殿遭遇火灾后被烧毁。后来,人们又出资建了5间引殿,供人们做会、念佛,被称为‘老大五间’。再后来,人们又在引殿南边建起‘新大五间’。”79岁的当地老人刘贵华如是说。

据了解,清代时的大觉寺前殿为飞檐斗拱牌坊式山门,屋脊正中为葫芦琉璃宝顶,大门上还悬挂着清乾隆六年(1714年)峨山进士周于礼手书“大觉寺”黑底金字大匾,以及“大奕哉超慧渐之风;觉焉者破古今往来”的楹联,配上原有殿堂建筑,煞是壮观。

老人眼中的大觉寺

当地人张士贤今年80岁,生于1939年。在他的回忆中,又将呈现怎样的大觉寺呢?

汇溪公园内花灯小曲萦绕于记者耳旁,张士贤提着一把小椅子,寻了片树荫坐下,对记者说道:“小时候,我也曾见过大觉寺,只不过那时小,记忆有些模糊。现在,我讲的内容不仅有自己的记忆,也有老一辈人的描述。印象里,大觉寺建得很气派,门头上雕梁画栋,非常精美,大门檐下挂有一块黑底金字大匾,并写有‘大觉寺’3个字,大门两侧还有一副对联。寺门后是一座戏台,逢年过节时,乡绅班会在这里演戏,十分热闹。戏台高2米左右,台前便是天井。天井很大,为方砖铺砌。东西两侧有厢房,东厢房楼下是堆放编织的狮子等迎神赛会所用的东西。过了天井就是钟鼓楼,这里也有天井,天井右边有一口铜钟。如果有大事发生,人们就会敲响铜钟,通知民众做好准备。天井中间是三层方形亭式建筑,其东西两侧各有平房一间。天井左侧是鼓楼,以前曾有一面大鼓,后来不见了。再往里走,天井较小,这里的地势要比钟鼓楼低,种有银杏和紫薇。在这小天井后面,有5间大殿,非常宽大,是宴客的场所。大觉寺的后院,就是雷神殿,殿内供奉着雷神等很多神像。雷神殿的两侧是厢房,有楼。每年农历六月人们便会在殿内做‘雷神会’。民国时,人们在此烧香敬佛,不慎引起火灾,使雷神殿及厢房全部被烧毁。此后,人们又在雷神殿旧址上重新建起了大殿和厢房。听父辈们说,重建的大殿已经不像原有的那样雄伟了。再后来,由于历史原因,人们将大觉寺的部分寺院分给了当地无房居住的人家,大约是1959年时,因住户不慎失火,大觉寺被大火吞没,变成废墟。”

大觉寺的市井图画

在浮雕上复原的大觉寺
在浮雕上复原的大觉寺

俗话说,眼见为实。当地老人凭借记忆和老一辈人口口相传的说法,大致勾勒出大觉寺的风物景象,但并不能让记者直观感受到它曾经的辉煌,要是能亲眼看见一二,或许又是另一番感受了。

寻访间,记者得知大觉寺并非完全化为乌有,曾经高悬的金字大匾和对联依然幸存。而在陈氏浮雕文化会馆,记者见到了一件浮雕作品:在一棵大树旁,一群身着旧时服饰的人们或挑着扁担,或依树而坐,向来往的人们叫卖自家的瓜果农货。旁边,一顶硕大的遮阳伞下,两位衣着简朴的当地人坐在凳子上,悠闲地喝着茶、聊着天。在他们身后,是一座颇有气势的传统建筑,高高的门檐下,两个妇人站在石阶上,一位侧身而立,另一位注视着建筑内的人们。门头上似乎还挂着一块匾额,定睛细看,上书“大觉寺”3个字。没错,这件浮雕作品描绘的便是旧时大觉寺正门前所呈现的市井图画。

虽说,大觉寺已然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但那些与其有关的浮雕作品,则将人们的记忆形象进行了记录。观之,仍能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它旧时的样貌和周边风物。

在采访中,记者得知,旧时的大觉寺内除了具备烧香祈福等相关物件和陈设外,寺中也备有锅碗瓢盆、桌椅板凳,以供人们过年节或操办红白喜事之用。

张士贤说:“老一辈人说过,以前的大觉寺内是有厨房的。要是遇到节庆和喜事,厨房就会开火办伙食,做的菜肴也基本是地方菜品。另外,大觉寺还有朝斗法会,在做会期间,整个大觉寺就会变得非常热闹,有前来祈福求子的,也有得偿所愿前来还愿的,络绎不绝。而寺里的戏台则会在年节活动时,开锣唱戏,不仅有花灯,也有滇剧。每到这时,人们就汇聚在台下看戏,很是热闹。”

行走于大觉寺原址附近的街巷间,那些与之相关的风物历史依然在民间流传。而回溯过往,大觉寺这座明代古刹已然在时代的发展中,成了当地的一种人文记忆。(玉溪日报记者  顾世丹)

编辑:何蕾    审核:矣萍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