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时政
【我与改革开放40年】承载我梦想的延伸之路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8-08-13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0 ]

□  陈顺

“喂,兄弟,我出发了,要回来吃中午饭哦!”

我驾上车,从玉溪出发,走高速、过县道、行乡路,260公里路,4个多小时,回到了我生长的小山村。

这要在过去,需要三天时间!

国家启动改革开放的1978年,17岁的我初中毕业,幸运地赶上了恢复考试,考取县上唯一的高中。

村里到乡上没有公路,交通闭塞,我收到入学信息比较晚。立即背上背包,踏着泥泞的山路向乡里赶去。正值秋末多雨之季,河水暴涨,惶惶四顾,茫茫等待,天色渐晚,河水小了些,冒险趟过去。

乡里到县上是一条土路,一到雨季不是塌,就是断,极为不正常,而且十天半个月也没有一辆车经过。我在粮管所办好转运粮食、兑换粮票手续,等待一个星期,终于坐上一辆进山拉木料的车赶到县城,学校都已经开学两个月了。

高中放假期间,我索性徒步两天,往返学校和家。

1980年,我考到玉溪来读书。县里到玉溪,有一半还是土路,一天只有一趟客车发往玉溪,需要大半天时间才能到达。有一次,我买了车票,却没有赶上坐车,正在车站急得发愁的时候,售票阿姨安慰我别急,免费给了我一张第二天的车票。我毕业回去的时候,她调走了,至今还在心底感谢那位阿姨!

玉溪到县里一天,县里回到山村一般就是徒步两天,因为这样的交通,所以工作以后我回家回得少,只能将故乡之情深埋心底。

潜移默化中,交通建设在改变着。1998年,我请个朋友开着一辆吉普车,回了一趟修通了公路的山村。说是修通了路,其实还得自己一边走一边“修”,我们带上锄头、斧子、绳索,遇到凸出的就挖、挡道的树枝就砍、车上不去的地方就系上绳索拉。不过好歹是路了,村民的拖拉机逐渐多起来,生产生活开始方便起来。在后来的回乡途中,有时我就是坐村民的拖拉机,哪怕是违反交通规则,在山区也只能这样。

改革开放在不断深入。2012年以来,我连续五年到乡里村里进行新农村建设和精准扶贫工作,对乡村交通变化感触很深。我想,在党和国家政策的指引下,我生长的山村也应该变样了。

果然,今年春节放假,我回到家乡,一路通畅,底盘再低的轿车都可以行驶。村中建了街道,安装了太阳能路灯,困难户建起了安居房。田间地头修了机耕路,耕种土地方便了,省时省力。村民的农用车有了,有的还有小轿车。

回想到此,我正看到玉溪到杭州的动车要开通了,12个小时即到杭州。去年就已开通到郑州的动车。正如玉溪缩短了与外面的距离一样,玉溪市区也缩短了与各县乡村的距离。县县通高速快要完全实现了,乡乡通柏油路实现了,村村路硬化实现了。泛亚铁路过境玉溪,建设正酣。

路,从无到有,从低等级到高等级,再到高速公路、高铁,这既是地上的路,也是我的人生路,承载了我的梦想,更承载了玉溪各地人民群众的幸福!

编辑:何蕾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