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玉溪新闻 >> 法治
城市养犬 想说爱你不容易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9-05-1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L_1557841082283116318.jpg
文明养犬不仅是对市民素质的考验,也是城市综合管理水平和城市文明程度的折射。图片由红塔区城管局提供

近段时间,狗咬人、狗扰民等事件频繁见诸报端,让城市养犬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再次引起市民关注和热议。事实上,随着养犬的人越来越多,因狗引发的社会问题也随之增多。不文明养犬行为轻则影响市容环境,重则致人伤残、传播疫病,危害公众安全和他人合法权益,看似人与犬的矛盾,实际上是人与人的矛盾,要解决由于不文明养犬、不规范养犬带来的这些矛盾和问题,必然要增加相应的社会成本。

在我市积极创建文明城市的今天,如何规范养犬行为,遏制不文明养犬现象,不仅是对市民素质的考验,也是城市综合管理水平和城市文明程度的折射。

L_1557990853895699420.jpg
被狗咬到的市民注射狂犬疫苗  玉溪日报通讯员 董国清 摄

狗咬人成了新闻

新闻界有句俗话:“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但随着不文明养犬、不规范养犬带来的社会问题增多,影响面不断增大,引发了较高的社会关注,狗咬人也自然成为各类媒体抢发的“新闻”。

养犬表面上看只是公民个人的小事,但若不严加管理,极易酿成威胁公众安全的“大事”。前不久,红塔区春和街道飞井社区6组的李龙就因狗受伤,为了避让一条突然冲出的狗,电动车翻车,这个结婚不到一周的新郎不幸住进了医院。

“我手摔断,肋骨断裂,脚踝骨折,养狗不拴真是害人。”4月2日,记者在玉溪市人民医院急诊外科见到了病床上的李龙,他左半边身体多处受伤,左脚脚踝因骨折无法动弹,正等待消肿后进行手术。

李龙告诉记者,当天他载着新婚妻子,以大约15码的速度骑着电动车行驶在路上,来到飞井菜市场旁的一个小斜坡时,一条白色的土狗突然蹿出,他躲避不及,和妻子连人带车一起摔倒。“养伤大概需要3个月到半年时间,身体受罪不说,还需要大笔医药费,更气人的是,直到现在也不知道‘肇事’的狗是谁养的。”李龙一提起这件事就窝火。

李龙遇到的事并非个例,市民吴娟也曾有此遭遇:“我有一次骑车也碰到两条狗打着架从路边冲出来,撞在我的摩托车上,差点把我绊倒,不得不说街上乱跑的狗真是一大安全隐患。”

记者采访中发现,很多市民或多或少都有被狗吓到的经历。“经常一出电梯就有大狗突然蹿出来,朝着人狂叫,心都快被吓出来了,跟邻居争吵多次依然无果。”住高层的赵佳深受困扰。

被狗惊吓的事比比皆是,被狗咬伤的案件也时有发生。4月11日晚10点半左右,玉溪网友“OK郎君”在中心城区抚仙路的一段观景道夜跑时,被一条没有牵引的黑色大型犬扑了一口,狗主人当时就在旁边,虽然当场喝止了黑狗,但该网友依然肘部受伤流血,出现穿透性伤口,去医院打了狂犬疫苗,前后折腾了4个多小时,花了1200多元钱。

春夏季节狗的情绪容易波动,是咬伤人的高发期。一位74岁的老太太也遭到过同样的“袭击”:1月27日,老太太在小区内遛狗,突然冲出一条大型犬欲咬老太太的小狗,小狗受到惊吓后躲到老人脚中间,大型犬冲了过来,老人试图用手提包驱赶,却被一口咬到腿,伤口缝了3针。

狗伤人  主人难逃其责

“《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云南浩亚律师事务所律师彭勇认为,根据我国法律规定,饲养的动物给他人人身或者财产造成损害的,动物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这是毫无疑问的,且在以下几种情形“违反管理规定,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禁止饲养烈性犬等危险动物;遗弃、逃逸的动物”等给他人造成损害的,动物的饲养人或者管理人也要承担侵权责任。故从立法的层面来看,饲养动物致害赔偿的法律规定是非常健全和完备的,如果发生饲养动物致害的情形,受害人只要依据《侵权责任法》等法律规定来维权就足够了。如果对饲养的动物管控不善,可能会对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极大损害,财产损失的金额也可能远远大于动物本身的价值;如果造成人身严重伤害的,也可能会产生巨额赔偿。从经济角度上来讲,饲养动物潜在的风险是非常大的,故应有效管控风险,以免给他人和自己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日常生活中,随意放养、遛狗不拴绳、犬吠扰民、犬只随地大小便等不文明养狗现象普遍存在。这些不文明行为即使未造成人身伤害等严重后果,也会影响到居民的正常生活,引发邻里矛盾纠纷。

提到城市养犬问题,居住在万裕生态城的张先生向记者讲述,他们那幢楼有很多住户养狗,但狗主人不负责任,任由狗随地大小便,坐电梯稍不注意就会踩到狗的大小便,让人生气。楼下大厅和楼梯间也会不时出现狗便,令人不适。

L_1557884561205862020.jpg
对流浪狗进行抓捕 图片由红塔区城管局提供

政府日益重视城市养犬问题

如何规范管理,治好不文明养犬这一城市病?玉溪进行了长期的探索和努力。

早在2004年11月18日,经市政府审核同意,我市发布了《玉溪市人民政府关于禁止在中心城区放养狗的通告》(以下简称《通告》),对市民圈养和收容各种犬只作了明确规定。

“从2004年12月1日《通告》实施以来,红塔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作为《通告》实施的主要执法部门,要求全体执法队员进行人性化管理,依法行政,文明执法。”红塔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直属中队中队长肖国光表示,对无视《通告》要求,违反管理规定放养狗的住户,按照《通告》依法先行登记保存,对其进行宣传教育。对于来认领狗的市民,要求写下保证书,并在实施一定经济处罚后让其将狗领回,对于无主犬只,大队专门成立了一支捕犬队进行捕捉,而后送往犬只收容所进行圈养。

《通告》实施两年后,为根治“狗患”,不断增强市民的公共意识和文明意识,倡导文明养犬和科学养犬,市政府建立了长效管理机制,将其纳入市政府规范性文件,逐步实施规范化管理。2012年1月1日,为配合《云南省玉溪城市管理条例》的贯彻执行,市政府发布了《玉溪市城市养犬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明确规定了饲养宠物,不得在公共场所放养、排泄大小便,不得影响居民的正常生活,对可能伤害他人的宠物要严加看管;单位和个人饲养的犬只,要按规定到公安部门办理准养证,饲养的宠物必须进行预防接种,市区流浪的宠物由有关部门收容处理。

《云南省玉溪城市管理条例》于2012年1月1日正式实施以来,红塔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在日常管理的基础上,严格执行《办法》中不得在公共场所放养宠物的规定,对违反规定的市民,坚持以说服教育为主、处罚为辅。从2012年至今,红塔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共受理和处理群众举报电话300余起,说服教育未按规定放养犬只行为3000余起,捕获流浪犬、无主犬1300余条,并按工作流程送往犬只收容所进行圈养。经过行之有效的科学管理,有效遏制了中心城区违规放养狗的现象,一定程度上规范了市民放养犬的行为,减少了放养犬对群众健康和安全的威胁。

今年两会,市委、市政府还把“规范城区养犬行为”列入2019年政府十件惠民实事之一,通过建立长效管理机制,将养犬行为纳入市政府规范性文件,逐步实施规范化管理。

执法者的困惑

相关规定先后出台,养犬乱象却屡禁不绝。对此,肖国光结合管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困难进行了分析。“法律法规缺乏强制约束力是首要原因。”肖国光表示,对养犬行为进行管理的主要法律依据是《玉溪市城市养犬管理办法(试行)》,属于地方政府规范性文件,不具有法律的强制约束力,对拒绝接受管理和不配合的违法人员很难发挥作用,最终难以对违法行为实施处罚,只能通过教育手段进行管理,养犬人没有违法成本,管理成效甚微。此外,养犬人对宠物的保护心理很强,强制对犬只进行先行登记保存,并对当事人进行处罚,容易激化矛盾,甚至引发冲突。

“执法装备和保障不足,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此项工作的开展。”肖国光介绍,随着宠物饲养现象越来越居民化,玉溪市养犬管理的政策文件逐步完善,但在专职人员和装备的配备上还有很大提升空间。目前红塔区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大队在流浪犬管理专职岗位上仅有2人,有一辆小卡车用于流浪犬的收容运送,配备一个网兜捕犬。两名队员除了负责处理整个辖区内流浪犬收容工作,同时还隶属执法大队直属中队非机动车管理组,负责非机动车违规停放的拖车、处罚工作。

现有装备陈旧落后,没有护具、补犬器等适用工具,对付大型犬只难度较大。“徒手捕捉大型犬只的场面时有发生,因为网兜套不下大型流浪犬,我们的队员只能靠经验和自制简易缚具去捕捉。”这样一来,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捕捉成功率和效率还很低。人员不足,装备较差,加上工作任务繁重,制约了犬只管理工作的正常开展。

物业公司协助管理缺失,也是犬只管理工作的一个难点。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宠物犬管理由综合执法、公安、卫生健康等部门分工负责,一些物业公司认为住宅小区宠物犬管理应完全由上述职能部门负责,市民饲养宠物犬引发的问题也应该由上述职能部门处理。在肖国光看来,这些观点是不正确的:“物业公司负有维护小区治安秩序的职责,小区宠物犬伤人、噪音扰民、传播疾病、破坏环境等情形危害了小区治安秩序,侵害了居民权益。”肖国光告诉记者,像红塔集团所属的管理区域,在管理区域内自我规定、自我约束,对小区内部散养的犬只进行捕捉,捕捉后送执法大队收容,因此小区秩序良好。

除此之外,养犬人对执法的不理解、不配合,同样加大了城市养犬的管理难度。“有些养犬人我行我素,既不主动对犬只进行登记、免疫,也不对养犬引起的后果负责。”肖国光表示,中心城区大约有60%到70%的犬无证且没有免疫。但在实际操作中,执法人员若去干涉,吃闭门羹是常事,若强制处理,甚至会引发执法冲突,只能在接到投诉举报时再上门处理,日常管理工作则主要放在处理没有主人的流浪犬上。因此,出现了管理规定一直有,却执行难、执行不到位的尴尬局面,致使城市居民养犬长期处于失控状态。

治犬之策

“城市养犬如何治理才行之有效?”这是很多市民关心的话题。

国外已先行探索了各种办法及经验,美国规定宠物主人要从政府部门申请许可后才能养宠物,宠物还需进行全面体检和疫苗注射。与养宠物有关的每一个环节都有严格规定,若没佩戴贴牌、宠物伤人或扰民,宠物主人都将面临严厉处罚。

国内各省市也不断推出各类整治办法和举措,杭州严格实行早7点至晚7点禁止遛狗;武汉规定违规养犬将被纳入失信名单;上海开发犬类办证防疫App,文明养犬可获积分……

就我市而言,彭勇认为,从行政管理的角度看,我市已经制定了《玉溪市城市养犬管理办法(试行)》,管理部门要严格依照《办法》的规定进行有效管理,广大市民也要遵守法律法规,严格按照《办法》的规定履行养犬登记、按时免疫等义务,有效管控好饲养的动物,不饲养攻击性的大型犬只,理解和支持执法部门的执法行为。

采访中不少市民认为,提高公民素质是解决“狗患”的根本途径。“狗是动物不懂事,但是狗主人应该承担起教育和管束责任,例如到公共场所遛狗牵绳、戴上嘴套、清理排泄物。”市民张兵认为,养犬管理规定和执法部门的管理,仅仅是作为公民养犬行为的一种规范,是“治标”,广大市民公德意识和整体素质的提高才是“治本”。狗与人的矛盾,说到底是人与人的矛盾,因此要根除犬污染和犬危害,最根本的问题是管好养犬者,规范他们的行为,倡导文明养犬,这才是最根本的解决途径。

张兵建议,加大文明养犬宣传力度。结合文明城市创建工作,对居民养犬的利弊和有关要求进行广泛宣传,采取发放宣传资料、赠送犬绳和粪便袋等方式,在公园、广场、小区等携犬出行较多的地方进行宣传,同时进校园宣传,使文明养犬观念深入人心,以达到全体市民共同关心、共同参与的目标。

李龙认为,应严格执行登记制度,严厉打击非法饲养。“如果把我吓倒的那条狗有证,我就能找到狗主人,不用像现在这样吃哑巴亏。”李龙说。登记是做好宠物管理的关键环节,通过排查,把各种宠物的饲养情况登记在册,对不配合登记或者非法饲养的严肃教育,问题严重的依法严厉打击,维护市民合法权益。

和李龙的意见一致,网友“飞行员舒马赫”也认为,中心城区范围内养犬,必须登记、免疫、绝育。她建议宠物店必须持证营业,售出的犬类必须免疫并绝育,禁止出售未经免疫和绝育的犬只;养犬人必须持证养犬,犬只必须佩戴标明主人身份和联系方式的贴牌;未登记或佩戴贴牌的犬只一律按流浪犬处置;城区范围内禁止交易、驯养烈性犬。

针对流浪犬到处游荡的隐患,该网友同时提出,在对中心城区范围内的流浪犬进行抓捕、免疫和绝育的同时,实行收笼圈养或者认领饲养。成立流浪犬(动物)收容中心,接受爱心市民免费领养。

站在管理者的角度,肖国光建议充实人员和队伍,提高管控能力。“现有犬只管理人员不能满足日常管理需求,需要充实人员、物资和装备,达到专岗专职。”肖国光说,犬只管理工作应当从巡查、宣传教育、抓捕、收容等方面来开展,人员充足,能够满足巡查工作和接到投诉举报及时处理;抓捕犬只需要一定的经验和技能,普通人员无法胜任,在充实人员的过程中要把好新进人员的专业质量关,使人员安排做到知一行、专一行、管一行,同时补充物资和装备,如捕犬器、护手等。此外,要对工作人员进行培训、教育,不断提高业务能力,进而提高政府对养犬行为的管控能力。

城管一方之力仍显单薄,肖国光认为应齐抓共管,多部门形成合力。公安、卫生健康、综合执法部门各司其职,同时要开展联合执法检查,形成齐抓共管的局面。在对市民申请养犬进行核准、免疫、发证的基础上,由城管和公安部门对未办证及无主流浪犬进行收容,对患狂犬病等疾病的犬只进行扑杀并无害化处理,同时查处在公共场所无绳携犬和破坏市容环境卫生的行为。

此外,许多市民表示养犬管理不仅需要法治力量,还需要更多主体的参与,建议充分发挥居民自治组织作用,做到《玉溪市城市养犬管理办法(试行)》第五条规定,村民委员会、社区居民委员会、住宅小区业主委员会和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应当开展依法养犬、文明养犬的宣传教育活动,依法制定管理公约,依法调解因养犬引起的邻里纠纷,纠正违规、不文明养犬行为,配合相关部门做好养犬的日常管理工作。部分热心市民还建议由社区牵头成立宠物协会等组织,加强自律,管好宠物。(玉溪日报记者 马兰)

编辑:王德有
分享到: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