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新闻 >> 政务信息 >> 文明玉溪图片
分级诊疗制度下的基层公共卫生服务建设透视
[ 玉溪网   发布时间:2017-08-10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点击: ]

小街卫生院在软件和硬件上都得到了较大改善,就诊人数有了大幅提升。
小街卫生院在软件和硬件上都得到了较大改善,就诊人数有了大幅提升。

分级诊疗制度是指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实现基层首诊和双向转诊,合理配置利用医疗资源,构建科学有序的就医秩序,有效缓解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2016年4月1日起,玉溪市在7县2区全面实施分级诊疗制度。首诊医疗机构包括: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县区级公立综合医院、中医医院、妇幼保健院,二级及以下取得医保(新农合)定点资格的社会办医疗机构。首诊范围包括:危急患者需要采取的紧急施救措施;手术病人复诊、急诊;特殊情况病例的救治。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全市累计上转患者12595人次,累计下转患者68人次,基层首诊制和双向转诊机制得到有效落实。

分级诊疗推行中如何解决基层医疗机构诊疗水平偏低的现状?记者深入了解“紧密型县乡村医疗服务一体化管理”和家庭医生运行情况,希望能从中找到答案。

“小街卫生院模式”下的“紧密型县乡村医疗服务一体化管理”

在采访峨山县小街卫生院之前,记者早就对它有所耳闻:在2011年,该卫生院基本医疗业务几乎呈现“零处方”“零住院”的瘫痪状态;2013年正式托管后,服务能力明显提升;2016年门诊达61264人次,有了大幅提升。

伴随着家门口医疗条件和水平的提高,部分患者开始愿意选择价格便宜、报销比例高的基层医疗服务机构,不再去挤大医院。
伴随着家门口医疗条件和水平的提高,部分患者开始愿意选择价格便宜、报销比例高的基层医疗服务机构,不再去挤大医院。

怀揣着好奇心,记者走进了卫生院的大门,这里有新建的住院大楼和中医大楼。病房里,棚租村的禹福生正一边吸氧,一边在阳台上同老伴打着扑克。“医生和护士对我们很照顾,比起市里住院人多床位紧,这里悠闲很多。”说起就医环境和便捷度,禹大爷对卫生院赞不绝口。禹大爷肺不好,需要经常住院治疗。去年在市医院住院每天开销五六百,报销比例55%,如今每天50元不到,报销比例上升至85%,节省家里一大笔开支。每周一还有县医院副院长来会诊,享受到了专家服务。

卫生院的变化,峨山县人民医院院长、小街卫生院院长柏跃华感同身受。柏跃华介绍,三十年前,刚毕业的柏跃华第一个工作地点就是小街卫生院,一待十年。以前村民有个头疼脑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卫生院。可伴随着乡镇卫生院医生工资由街道财政直接拨入职工账户后,部分医生产生了“看多看少一个样”的心态,加上学历高、业务能力强的专业技术人员的逐步调出和设备落后等原因,使得卫生院基本医疗、公共卫生工作已不能满足群众的健康需求,从当初看些地方常见病,到仅卖点药,再到药品过期也卖不出去,最后既不看病、也不卖药。

基层看病报销比例高,但卫生院软硬件跟不上,小街街道群众、两会代表多次向峨山县委、县政府和卫生行政部门反映。县委、县政府经过调研后,最终决定由峨山县人民医院于2012年8月托管小街卫生院,次年1月托管正式运行。

具体运作模式是:通过县医院托管乡镇卫生院,直接管理托管乡镇的村卫生室,使得县乡村医疗服务机构联系在一起,实现预防、治疗和康复的联动,形成“紧密型县乡一体化”,解决了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人才紧张和能力亟待提高的问题。其中确定了“529”工作模式。保证卫生院托管后资产归属、独立法人、卫生院功能、财政支持政策、职工身份不变,权利与义务、投资与受益对等,并且县医院具有卫生院院长的任命权;人事管理上原属乡镇卫生院人员的人事关系划归县医院;还对乡镇卫生院业务、财务、药品、耗材等方面拥有管理权。也就是说卫生院成为县医院的一个科室。另外考虑到小街街道距离县医院较近,因此在卫生院设备建设上依靠县医院,由县医院提供交通工具,患者拿单直接到县医院进行检查,并享受到乡村一级的报销比例。

留住病人的根本办法就是强基层。采访当天,柏跃华带着记者一一查看了小街街道所有村卫生室。据了解,接手管理之初,县医院首先对村卫生室进行合并,对不具备医疗环境要求的选址重建,内设诊断室、输液室等。针对村卫生室的人员配备,柏跃华告诉记者,由于一些卫生室条件艰苦,刚毕业的学生都不愿意到当地就业。因此在人员配备上以提高乡村医生专业技术为主,每年除定期的培训外,还组织他们到县医院跟班学习。同时推广电子处方的使用,以便于卫生院对医生日常治疗方法进行指导和监督。目前村卫生室可以治疗常见的感冒、腹泻和呼吸道等疾病;在药品的配备上,同卫生院配备一样,除常见的药品外,慢性病(高血压、糖尿病)所需药物村民也能买到。

记者从玉溪市卫计委了解到,我市县级医疗机构以管理、技术、设备、培训等为主要支持手段,以整体托管(或联合办医、医疗联合体)为主要形式,对被托管乡镇卫生院进行帮扶。截至目前,全市9个县区的17个县级医疗机构与43个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结对,实行整体托管,一体化管理的县区覆盖率达到100%,乡镇覆盖率达到64.18%,医疗服务一体化管理工作取得初步成效。

家庭医生:向社区延伸  守护居民健康

新建的村卫生室配备了输液室、诊断室等,环境整洁。
新建的村卫生室配备了输液室、诊断室等,环境整洁。

很多慢性病病人都有体会,以前一些常吃的药品在街道、乡镇买不到,必须要到大医院挂号、排队才能配齐。但是从去年开始,全市在社区推行延伸处方,慢性病病人在家门口的社区卫生站也能配到大医院的处方药。

据悉,从去年开始,玉溪开始推行“1+1+1”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机制,其中包括了延伸处方制度,签约居民可以在社区卫生站购买到日常所需药物。“签约居民在上级医院只要明确诊断,便可以拿着药单到这里开药,免挂号费,不用排队,解决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红塔区凤凰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副主任李艳芬说。

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目的是促进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资源下沉,引导居民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就近就诊,逐步实现分级诊疗、双向转诊的服务模式,进一步提升广大城乡居民的健康水平,他们的职责包括掌握签约慢性病居民全面的体检、诊疗、用药情况等。并以打包形式向居民提供三种服务包:基本服务包(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要求的健康管理服务、健康教育服务;提供一般常见病、多发病的诊疗服务,不受基本药物使用比例的限制;保障常见病、多发病及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诊治的需要,个人无需支付费用);普通服务包(享受基本服务包和转诊服务,预约专家门诊、大型仪器设备检查、住院等。每年每人自付50元);个性化服务包(享受基本服务包、普通服务包和主要针对生活不能自理人群开展上门居家服务、家庭病床诊疗等个性化健康管理服务组成。每年每人自付100元)。在凤凰街道去年签约的12168人中,基本服务包实现了全覆盖,408人选择了普通服务包,11人选择个性服务包。在发挥首诊、转诊上,李艳芬介绍,随着家庭医生的签约,由原来的坐等病人转变为下去找病人,每个片区有一个团队(由家庭医生、社区护士、公卫医师组成),当家庭医生发现有居民需要转诊时,团队可直接联系上级专家指导团队(由上级医院医生组成,包含内科、外科、儿科、妇产科、精神科、中医科),通过绿色通道实现转诊。

家庭医生的签约,实现了组团式服务,全科医生同社区服务站医护人员的协同合作,共同服务,将公共医疗卫生服务的功能放大。去年全市签约家庭医生的人数达40万余人,其中21余万人为重点人群。今年1至6月,签约居民到家庭医生团队就诊211783人次,签约居民预约诊疗人数达7095人,说明人们已经开始改变观念,接受在基层医院就诊。在凤凰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输液的谢大爷告诉记者,中心环境好,不用排队,报销比例高,自己日常治疗慢性病的药居然全部都有,这让他很欣慰。

做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为群众筑起健康之墙

“明天卫生院会组织医护人员到小组为村民开展健康体检,你们这边准备得咋样?”在走访村卫生室的过程中,小街卫生院负责人李光庭向棚租卫生室医生普雄斌询问体检准备情况。

“以前人们没有预防意识,都是等生病了才入院治疗。但是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对疾病的预防开始引起人们的重视。这就要求我们医护人员也调整观念,从以疾病为中心转为以健康为中心。”柏跃华表示,“目前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中,慢性病人的管理就是一项主要的工作,这需要医护人员进行长期的监控,指导群众从饮食、生活习惯各个方面进行改善,这也能更好地降低慢性病发病后的治疗成本,提高群众的生活质量。”

柏跃华告诉记者,小街卫生院作为县医院和村卫生室的桥梁,不仅肩负着基本公共医疗卫生服务,还要做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所以每年卫生院都会给村民进行一次免费的体检,内容涉及心电图、血压、血糖、B超等多个方面。“以前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只要做好疫苗的注射工作就行,现在涉及的内容越来越多,这也说明人们对自己的健康越来越重视。”李光庭表示。在乡镇卫生院做好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过程中,日常管理的重担落在了村卫生室身上,这也是卫生室的主要责任。记者了解到,日常管理中,医护人员会根据体检结果对群众进行定期随访,及时了解患有慢性病的群众的身体情况,如需要更换药物或进行治疗及时采取行动。

在凤凰街道葫田社区卫生站,站长李旋自三年前卫生站成立,就一直在该站服务。采访当天他正在给需要补检的居民打电话,他说:“每年我们都会给居民进行体检,有的人没有来,我们只能后面打电话通知。”李旋表示,这几年前来卫生站看病的群众人数基本持平,平常主要的工作就是做好卫生服务,针对慢性病患者加强管理,定期随访。(本报记者  高晶  文/图)

短  评

加强基层建设

有序推进分级诊疗制度

□  浮华

伴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逐步加深和人们经济收入的增长,居民基本健康需求增长迅速,已经不仅仅满足于疾病的治疗和预防、康复、护理等服务。这也给现有的基本医疗资源分布带来挑战,主要体现在现有医疗服务体系布局不完善、优质医疗资源不足和配置不合理等问题上。在上述背景下,党的十八大进一步提出合理配置医疗资源,构建分级诊疗服务体系的要求。

分级诊疗制度的内涵概括起来有16个字,即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在我市,分级诊疗从去年开始有序推开,其中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建设,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是重点工作。在峨山县小街卫生院,笔者看到了“紧密型县乡村医疗服务一体化管理”,将县医院、小街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紧密连接在一起,以县医院作为核心医院,将自身先进的管理理念进行有效推广,开展培训和人员下派等,从根本上解决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不足、留不住人才的问题。就目前来看,该模式在全市得到了有效的推广,改变了原来大医院看病难、小医院门可罗雀的现状。同时,伴随着基层医院基础设施改善和医生专业技术的提高,群众开始转变上大医院就诊的习惯,基层医院就诊人数有了大幅提升。此外,推广家庭医生签约工作也有效推进了分级诊疗制度。伴随着基层卫生服务中心的建设,处方权的延伸,群众不必大费周折去大医院开药,只要在社区或者家中便能享受到体检、送药上门等多种服务。

总之,分级诊疗制度的有序推进,让越来越多的人在家门口少花钱便享受到了更多的优质医疗资源,让“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得到了有效解决。

编辑:蒋婵雯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分享到:
相关链接
关注在玉溪微信
下载玉溪日报新闻客户端